白芷轩

一只懶癌,日常写出来都是刀的甜党,大爱雷安,本质杂食,幼儿园文笔,文很烂,图也很烂,珍惜每一个小红手和小蓝心(好像写反了)感激您的喜爱

《强制失忆》引

说在前面:小学生文笔,毫无自信,是原耽,不喜勿入……如果人物名字与现实有重合纯属巧合,高三酝酿了一高三也没写完的文。不强求喜欢,但是如果和看官的胃口,谢谢欣赏(土下座)不知道自己在说啥(日常石乐志.JPG)
      “呐,阿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做出这个决定前和家里商量过了么?”一个女生现在医院门口问道,被唤作阿秋的男生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便又进了医院,女生见状只好跟了上去。全息投影的引导者带领着他挂了号,这时,一直默默跟在男生身后的女生扯了扯男生的衣角,又开口道:“你确定么……现在要放弃还来得及的。”男生看了看手中的挂号单上大大的强制失忆四个字,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他突然又像想起来什么一样,看向女生,坚定的点了点头。女生没有放弃,继续劝说道:“可以一会手术开始了,你就会被强制忘记有关他的一切了……”她顿了一下“这真的值得么!”女生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怒气。男生对着她笑了笑,抬起手揉了揉女生的头,轻声开口道:“不用担心啦,我没事的……”他沉默了几秒后继续说道“不过就是要麻烦你收拾一下我家中和他有关的东西了,拜托你啦,给你备份钥匙。”他一边说一边低头从兜里拿出钥匙递给女生。
      男生低头时仿佛有泪滴落,不知如何是好的女生只好用最符合自己形象的方式来安慰男生,她拍着男生的肩膀说道:“别哭啊,大男人哭算什么啊,还不如我呢。”男生抬起头,将钥匙递了过去,同时还小声嘟囔着:“你是女汉子嘛,哪里算女生。”说是小声嘟囔,但是也够让女生听到了,女生接过钥匙,又把握着钥匙的拳头在男生面前晃了晃,威胁道:“小心我揍你啊!”
……
      “请9610号病人准备手术,请9610号病人准备手术,请在床上躺好,一分钟后进入麻醉准备……”
……
       “白痴……要加油啊……虽然我知道你忘不了他的……但是如果你出来第一个就不记得我,我一定……一定会找你算账的啊……”
        “……不要……出事啊……拜托了……”
         手术室外,只有女生微小的哭泣声……
        “滴滴滴滴滴,病人状态良好,暂无不良反应。”(…………)
        “手术基本成功,可以送回病房。”(……我……在哪里?)
        “配置药品已制作完毕,将由护士7580送达。”(……我……是谁?)
         看到医生出来,女生连忙起身向前,抓住医生的衣袖问道:“医生,请问,他的情况怎么样?”
         “小姐冷静,病人并无大碍,记忆断层也已经制作完成,只是……手术过程中他潜意识还是有些抗拒,所以他的记忆断层仍有被破坏使记忆恢复的可能。”(谁……谁在说话?)
          “好的……我知道了,他有事我会叫您的。”女生看着被推入病房的男生呆呆地说道。(好困…………)
           女生走进病房,坐到了病床边,她呆呆地看着床上的人,愣了一会之后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当她的手放下时,她的脸上挂满了微笑,仿佛刚刚的那个不是她一样,她走出病房,装作自己对发生了什么毫不知情的样子,语气轻松的给另一个男生打了电话问了些事,挂断了电话之后,她走到了医院的卫生间,在洗手池前小声地抽泣了起来。

评论(9)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