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轩

一只懶癌,日常写出来都是刀的甜党,大爱雷安,本质杂食,幼儿园文笔,文很烂,图也很烂,珍惜每一个小红手和小蓝心(好像写反了)感激您的喜爱

强制失忆02

夏木秋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卧室中一片昏暗,他翻了个身从身上摸出来手机,屏幕的亮光像黑暗中的一团萤火,虽然不是很亮但夏木秋也眯了眯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告诉他一件事——他该吃晚饭了。
夏木秋不情不愿的从床上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到厨房,拉开了冰箱门才想起来家里已经没有可以吃的东西了,两瓶酸梅汁在冰箱里静静的躺着。他关上冰箱门,开始纠结是订外卖好还是自己出门好后,(出去的话……倒是可以顺路去一趟超市买些东西回来……)他这么想着,便果断的走回卧室拿了钱包,下楼换了鞋锁好门出征了。
(去吃什么呢……米线?或者去小吃街?还是……)一边这样想一边低头走路的夏木秋突然发现自己走到了一家咖啡店门前,这家咖啡店的名字起的还算文艺,叫做宁静时光。透过店面的玻璃倒是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可以边喝咖啡边看书的地方,在店中好像还有一角是照片墙。夏木秋歪着头想了想,觉得自己并没有来过这里,甩了甩头继续前行了。如果他走进店中看向照片墙的话,他就会在照片墙上找到自己的身影,那是一张他和另一个男人一起照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笑得很开心,照片的底部还有两人的笔迹“一生一世の恋人”。
夏木秋最后决定了要吃馄饨,这么冷的天吃一碗馄饨暖暖身子也是很好的,在点餐的时候他随口说道:“来两碗馄饨,其中一碗不要葱。”说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一个人,连忙改口说只要一碗,尴尬的不得了。坐在一边等餐的时候他的脸还有些发红,等到吃完了饭出了店门时,他的耳朵还是有些红的,所谓的傻事总会在脑子里重复一百多遍对吧。他下意识的揉捏了一下左边的耳垂(哎?我为什么会揉耳垂啊……唔……什么时候弄的耳洞……这里以前带过耳钉么……)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启程回家了。不过在他的脑海里哪些被放置进记忆断层的记忆轻微的翻涌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逝。(总感觉刚刚想起来了谁,错觉吧……)
回家的夏木秋先是在心里感慨了一下家里有暖气就是暖和,他在玄关处换了鞋并将小药瓶们取出来,讲上身的风衣脱下挂好,打开了客厅的灯。开灯的一瞬间夏木秋仿佛看到有人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那人看着无比熟悉却又刚好看不清脸,正在这时,他的头猛地一疼,仿佛有一根棍子敲在了后脑,就在他闭眼又睁眼的一瞬间,一切又恢复了,沙发上一个人都没有。他愣了下,考虑了一下屋子里闹鬼的可能性,之后也不在意,走进了客厅。
客厅中沙发的正后面是照片墙,夏木秋将小药瓶们放到了茶几上,随手拿了一个玻璃杯准备去照片墙旁边的立着的饮水机接水,但是当他站过去的时候,他发现照片墙有些不对劲。墙上的照片都是在相框里装着的,大小不一的相框静静的待在墙上,但是现在墙上却很明显的看出来有些相框与它背后的印记不吻合,还有几个相框里没有照片却仍然挂在墙上。(我记得,墙上的照片是满的啊……)他看着墙壁喝了口水,之后打量起了照片墙(我记得有我的,我和苏沐沐的,我和蠢弟弟的,全家福,还有……这个位置……这个位置是……)答案在嘴边呼之欲出,但是却又无法说出,仿佛一根鱼刺哽住了喉咙,他努力的想要想起什么,引来的却是一阵头痛。夏木秋连忙走去茶几,从几个小药瓶中倒出来了一些药片吞了下去。药物的作用也好,或是因为他不再去想了,他的头疼渐渐被缓解,本来在记忆断层中不断翻涌的记忆也慢慢平息了下来。
“总攻大人,那个诱受又来勾引你了,总攻大人,那个诱受又来勾引你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得夏木秋差点手一抖把手中的玻璃杯摔到地上。他从裤兜里掏出来手机,虽然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设置的这个铃声,也不记得这个特殊铃声代表着谁,但是他却下意识的想要快点接通这个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夏木秋对这个人的备注“XMY,我最爱的人”可是他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XMY”是谁,他迟疑了一下之后按下了接听,放下了杯子打算一边听电话一边回二楼的卧室。
“……喂?”夏木秋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疑惑,他是真的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本来不疼了的头此时又有些隐隐作痛,使他不得不用食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也就在这时,他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
“阿秋,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可以向你解释啊,那个人真的是我表姐,她是故意的,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还是说她又背着我威胁你了?如果是就告诉我,不要什么都不和我讲,我很担心你的,我错了阿秋,原谅我好不好?”电话那边是一个男生的声音,那个男生的语气中有着三分焦急两分无奈和五分的宠溺,夏木秋呆呆地听着,刚走到楼梯下的身子已经僵住了,本来打算按楼梯下客厅灯开关的手就那样悬在了半空。
他无法从记忆中找到这个人,明明声音是那样的熟悉。
电话那边的人见夏木秋没有回答,便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阿秋你不要不理我啊,我……我哭给你听你信不信。”话筒那边的人竟像小孩子一样撒起了娇,话语中也多了一丝委屈,就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一样,这让夏木秋有些手足无措,他连忙回道,但是他不知道,这句话会带来什么。
“不,不是,那个!别哭啊。”他有些慌乱的安慰道,“但是……你是不是打错了?你……是谁啊?”
就在夏木秋说完的一霎那,电话那边一片死寂,连呼吸声都无法听到了。
【tbc.】

这里说明一下,括号里的句子指的是人物的内心活动
感觉没有人看呢……唉╯﹏╰算了,我就自娱自乐吧(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