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轩

一只懶癌,日常写出来都是刀的甜党,大爱雷安,本质杂食,幼儿园文笔,文很烂,图也很烂,珍惜每一个小红手和小蓝心(好像写反了)感激您的喜爱

强制失忆03

“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电话那边的语气有些颤抖。
“……很抱歉,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啊……我,我不认识名称缩写是XMY的人啊。”夏木秋揉着太阳穴说道,“嗯……你是不是打错了?还是我的备注错了?虽然我在手机上的备注是‘最爱的人’可我实际上完全不认识你,不但不知道你是谁,而且……而且我,我喜欢的是女生……啊……”
(啊啊……说完时心脏为什么会莫名的痛了一下呢……)
电话那段沉默着听完了夏木秋的话,许久没有出声,正在夏木秋打算和对方说一声之后挂掉电话的时候,电话那端的人却突然开口了。
“这样啊……很抱歉打扰你了,不过,咱们是认识的,我估计在再次见面的时候让你重新记起来的!”这人说完之后道了句再见便挂断了电话,同时在心中暗暗发誓不会再让夏木秋忘记自己后,脸色阴沉的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听到电话中的嘟嘟嘟提示音的夏木秋无奈的看着手机,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打算问一问那个人是否知道些什么的,现在只好作罢。关掉客厅的灯,刚刚走到楼上卧室的他,坐到床上的时候手中的手机就有一次响起了铃声。
“大王接电话,大王接电话,大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来电的人叫做夏子夜。
(哦,原来是蠢弟弟啊。)夏木秋一边想着一边按下了接听。
“蠢弟弟,无论看几次你的名字都会觉得没有他像我的亲弟弟。”脱口而出的话让夏木秋一愣,(我刚刚说的“他”……是谁?)不过手机那头的夏子夜可没有给夏木秋太多的思考时间,便用于夏木秋十分相似的声线回答道:“切,是是是,我当然没有你家那口子和你名字像。对了,哥,我这几天打算住过去,有地方让你亲弟落个脚么?”
“唔……落个脚啊,我问问……”夏木秋又一愣,(问?为什么要问?我要问谁?)
夏子夜见夏木秋没有回答,便又问道:“怎么了哥?不方便吗?”
“啊,没事,过来吧,有客房的。”夏木秋连忙回答道。
“哥,我怎么觉得你这么奇怪呢?”夏子夜问道,“平时你宁愿空着家里的客房让亲弟弟睡街边也不愿意带回家的,怎么?你家那口子的政策放宽了?”
听着夏子夜阴阳怪气的语气,夏木秋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但却又忍不住思考自己是不是有搞对象这件事,夏木秋快速的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之后开口道:“得了吧你,你哥我可还没谈过恋爱呢!”
听到夏木秋这句话的夏子夜毫不犹豫的嵯耶道:“哎~你不是……”
没等夏子夜说完,夏木秋便插了一句“要来就来,我要睡了啊!”然后就大爆手速的挂掉了电话,夏木秋也不知道自己突然这么慌张是为了什么,但是他下意识的觉得不能再继续听夏子夜说下去了。
听到手机中的忙音,夏子夜无奈的放下了手机,嘟囔道:“还真是着急啊,就那么怕那个人吃醋么?不过……总感觉今天的老哥很不对劲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翻开手机的电话簿,找到了一个标记为“女汉子”的人拨了出去。
“喂,这里是苏沐沐,蠢子夜你闲得发慌大晚上的也不要找我啊,我可是要睡美容觉的。”苏沐沐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你不是兄控么?找你哥交去呗~”
夏子夜听着苏沐沐的话,强压下来自己头上若隐若现的十字路口,问道:“我哥是不是瞒了我什么大事,他上个星期还特别开心的和我说要去见那个混蛋的家长,今天却告诉我他没有对象,他没有骗过我,所以……你知道着什么么?”
苏沐沐将手机从耳朵边挪开,夏子夜的声音太大了,她揉了揉耳朵,之后回道:“不要弄的和我拉着你哥干了什么坏事一样啊,你以为我想知道么!”苏沐沐沉默了一秒继续说道,“我……我昨天陪着你哥去了趟医院,然后……他做了强制失忆的手术,就是最近刚刚流行起来的那个手术,但是……医生说他的手术并不是很成功,被放入记忆断层的那些记忆随时可能会恢复,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只要他想,我哥随时都会恢复,这个手术和白做没什么区别是么……”没有等苏沐沐说完夏子夜便接了话,“卧槽!我想弄死他!我哥这么做根本就不值得!”
“唉……”苏沐沐叹了口气,无奈道,“值不值得你哥自己说,毕竟这可是你哥的决定。”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劝一劝他?”夏子夜不开心的问道,“而且为什么不通知我呢?”
“我不是说了么,不要怨我啊……”苏沐沐无奈的回答道,“你也知道你哥很倔的,我要是拦得住我就可以上天了,不要忘记了你哥倔的时候就算是那个人也拦不住。”
“……也对……”
“现在比较重要的就是不要让两个人见面了,如果你有能力就想办法多照顾一下你哥吧,快要开学了,见面的几率可是很大的。”
“嗯,我知道了,他俩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见面了。”夏子夜愤愤的说道,“我当初反对他俩在一起果然是对的!”
“你会反对不是因为你兄控么,我倒觉得那个人对你哥挺好的。”苏沐沐调笑到,但是又突然用严肃的语气说道,“不过,我现在很好奇,我想知道原因,想知道你哥去做这个手术的原因。”
“怎么,他没和你说?”夏子夜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啊,他没说。”苏沐沐又叹了口气,“他只是让我陪他一起去而已,顺便让我帮他把家里的有关那个人的东西都收走而已。”
“他一个人瞒下了全部,而现在又什么都忘了……”
【tbc.】

日常更文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