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懶癌,日常写出来都是刀的甜党,大爱雷安,本质杂食,幼儿园文笔,文很烂,图也很烂,珍惜每一个小红手和小蓝心(好像写反了)感激您的喜爱

强制失忆04

挂掉电话的夏木秋晃了晃头,将刚刚从夏子夜那里听来的话全都晃完了之后仰面躺倒在了床上。他关掉卧室的灯,静静地望着天花板,屋中因为拉着窗帘所以显得十分昏暗,只有手机屏幕投出来的一点亮光,夏木秋盯着手机看了两秒后十分果断的将手机关了机,并往身边一丢,拉过来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半晌才想起来要换睡衣。
(唉,都怪蠢弟弟,害得我连睡衣都忘了换。)他这样想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他的夜视能力并不好,只好伸手摸了摸床头,将一盏小夜灯打开。柔和的光线使屋中看起来暖暖的。换好衣服后,他便关了灯再次将自己裹成了蚕蛹。夏木秋在床上以蚕蛹的形状滚来滚去,一边滚还一边想事情。(所以说……我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啊?XMY又是谁呢?听今天蠢弟弟的说法,我还有个对象,我怎么不知道,而且对象还是个男的,总感觉沐沐知道点什么呢……)
他就这样一边想一边滚来滚去,不一会便睡了过去,但是与此同时,哪些关心他的人却还没有打算睡觉。
“我就知道,真是的,最后还是变成了怪我不告诉你,明明是你哥不想让你知道啊,说什么都怪我……”挂掉和夏子夜通话的苏沐沐不开心的抱怨道,“最后挂电话还威胁我要是木秋哥出事先找我,我是真的拦不住他啊!”她无奈的用手揉着头发。
停下继续摧残自己头发的手,苏沐沐看着被她丢在自己床上的那一堆夏木秋和那人的东西,自言自语道:“不过……依照木秋哥的性格……他迟早会去找寻这些的,真是的,你就算做了手术也注定无法忘怀,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个手术呢,何必呢……希望明天子夜可以分散他的一些注意力吧,毕竟那个兄控……”
“女王大人接电话啊,女王大人接电话啊……”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苏沐沐的自言自语,她抓过手机以为又是夏子夜,但是当她看到来电显示时一愣,然后按下接听键开口就骂了过去:“你个不要脸的!好意思给我打电话么!你知不知道木秋哥为了你都干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啊!”
“阿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有些低沉。
听他这么一说,苏沐沐不由得一惊,下意识的问道:“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那人不解。
苏沐沐一愣,不知如何开口,犹豫了一下才决定把事情向那人交代一下,末了还愤愤的说道:“你要是真的为了木秋哥好,最好以后都不要在他面前出现。”那人也不恼,默默听完之后道了句谢谢就挂了电话。
苏沐沐和那人交代事情的时候,夏子夜正在收拾东西,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自己的哥哥家了,但是收拾收拾着,他想到了一件严肃的事情,他不记得他哥住在哪里了,毕竟他只在夏木秋买完房子的时候去过一次,后来再想去都被婉转的拒绝了。
(啧,忘了这么重要的事了,唉……算了,明天早上再问哥哥也不迟。)
夜深了,躺在床上的夏木秋睡的及其不踏实,他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少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又翻了几次身,他抱着枕头睡了过去,这一觉居然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但是他睡的还是很不安稳,他不停的在做梦,那些被强制压住的记忆不断的翻涌,即使有药物在抑制,对夏木秋来说也是十分痛苦的。
梦中的他不断的向前奔跑着,他的身后是断裂的悬崖,奇怪的图画在他身边闪烁着,之后他突然一脚踩空,掉下了悬崖。
“不要!”夏木秋猛地从梦中惊醒,盯着天花板放空了几秒才确定自己是在家中,躺在家里的床上而不是悬崖下面,他坐起来看向窗户(我记得……昨天窗帘是拉上的啊……)这样想着的他下了床打算去洗漱,刚打开房门却看到了正要敲门的夏子夜。
夏子夜本来打算敲门的,这时被吓得一懵,连忙开口道:“老哥你醒了啊,我正说去叫你起床。”他把夏木秋拉出来之后推进卫生间,“你赶紧洗漱,我做好饭了。”夏木秋站在卫生间里,捧了一把冷水拍在脸上才反应过来,连忙擦干脸,从卫生间探出个头问道:“蠢弟弟你怎么进来的?”
一听夏木秋这么问,夏子夜有些抱怨的回答道:“还不都是因为你,好端端的关机干什么,我给你打电话让你接我一下你都不接电话,吓得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连忙打电话给女汉子要了地址和钥匙,我说你啊,备份钥匙能给女汉子一份就不能给我也来一份么?”说完瞪了一下夏木秋,被他瞪了一眼的夏木秋拍了一下夏子夜的头,笑着说了句“没大没小”
两人坐在餐桌前吃着子夜做的饭,子夜做饭很好吃,大概是因为两人小时候一起住的时候就是让子夜做饭的过,子夜看着吃的很开心的木秋,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但是当他看到木秋脸上十分明显的黑眼圈时又有些生气。宽松的睡衣挂在木秋的身上,领口的扣子大概是忘记扣上了,木秋细长的脖子和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子夜的眼神暗了暗,木秋见自家弟弟还没动筷子,连忙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子夜的碗里问道:“不饿?”本来在欣赏自家哥哥的子夜一惊,连忙把脸埋到碗中(哥哥夹的菜,好吃)
不过子夜刚吃了两口就又停了下来,突然开口问道:“哥,你是没睡好吗?”本来吃饭吃的正欢木秋一顿,咬着筷子嗯了一声,小声说道:“我做噩梦了,梦见自己从悬崖上掉下去了,我是不是又要长个了。”
夏子夜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家哥哥犯蠢,刚要开口说什么时就听到夏木秋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自己最近好奇怪啊……我好像忘记了什么,最近看到一些东西会头痛,还会自顾自的走到一些我完全不记得去过的地方,感觉和那些出了车祸失忆的人一样。”说完他一脸迷茫的望向子夜,夏子夜十分纠结,他不想让哥哥知道有关于手术的事情,但是他有必须回答哥哥的问题,不能说谎。他纠结了一下,开口道:“你是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是,如果你在意的话是不会忘记的对吧,所以那些都是不重要的事……”说完他就低头扒饭了,他不敢去看夏木秋的眼睛,一时间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
【tbc.】

评论
热度(2)
©白芷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