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轩

一只懶癌,日常写出来都是刀的甜党,大爱雷安,本质杂食,幼儿园文笔,文很烂,图也很烂,珍惜每一个小红手和小蓝心(好像写反了)感激您的喜爱

强制失忆05

吃完饭被夏子夜要求给手机开机的夏木秋从床上找了半天找到了手机,之后便随手放到了餐桌上,说着“既然你做饭了那就由我来刷碗好了”走进了厨房,将夏子夜推了出来。
“总攻大人,那个诱受又来勾引你了。总攻大人,那个诱受又来勾引你了……”刚开机没有几分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站在厨房里刷锅的夏木秋喊了一声“蠢弟弟,帮我接一下电话。”
“好好。”夏子夜先写拿起了手机,“这什么手机铃声啊,让我看看是谁……”当他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备注时不由得噤了声。
(最爱的人……么,真是肉麻啊……)
猛地按下挂断键,夏子夜黑着脸将这个电话从夏木秋的通讯录里删除,刷好锅从厨房走出来的夏木秋正好看到了夏子夜的动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不但挂了电话,还删了号码?”
“那是骚扰电话,不用理会的。”夏子夜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将手机递了过去,“备注应该是女汉子弄的恶作剧吧。”
“是么……”夏木秋看着手中的手机,下意识的回驳道,“沐沐应该不会干这种事,我记得我昨天有接到这个铃声的电话,那个人的声音很熟悉,但是我没有印象,而且那个人好像和我……”
“够了!”夏子夜打断了夏木秋的话,吓得木秋一愣,怔怔地看着他,“你都不记得他了,你都选择不记得他了,为什么在我说他不好时还要护着他呢……明明……明明我就在这里,为什么从来都不选择依靠我呢……明明我也很爱你啊……”他慢慢平静下来了,但却躲躲闪闪的不敢看夏木秋的眼睛。一时间屋中寂静的只能听到墙上复古钟表的声音。
“哈哈……”夏木秋干笑了两声,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子夜,他这时才发现曾经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弟弟已经长的比他都高了一些,和他同样发色的头发都长到了脖子,微卷的发质使子夜的头发看上去有些凌乱,海蓝色的眼眸静静的望着木秋,如同大海一样让人沉溺,木秋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也是因为自家弟弟。此时,这双眼睛正望向木秋,眼中满是温柔,似乎是在号去木秋,子夜没有开玩笑。
“你……在开玩笑对不对?是不是来太早没睡够所以糊涂了?”夏木秋抬起手摸了摸夏子夜的额头,“看来不是发烧。”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办法除去空气中的尴尬。子夜将木秋的手拉了下来,他看着自己哥哥的手轻声开口:“我很喜欢哥哥啊,不仅仅是家人的喜欢,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就是喜欢啊,见不得你受伤,不希望与别人分享你,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让你只看着我,只听我的话……”说完他在木秋手上落下了一个吻。
听着夏子夜越来越诡异的话,夏木秋有些懵,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夏子夜继续说道:“哥,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证明的。但是,我又不想伤到你……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哥哥的!”他盯着木秋,一脸严肃。夏木秋低下了头,将手抽了出来,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我,我知道了。”就抓着手机跑回了卧室。夏子夜看着落荒而逃的夏木秋,苦笑了一下(也是,怎么可能接受呢……)不过他想到夏木秋现在瘦弱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哥哥什么时候这么瘦了,最近多做一些好吃的给他补一补好了)他这样想着,回到了客房中收拾起了行李。
夏木秋呆坐在床上,眼睛无神的盯着地板,他有些懵,刚刚他好像被自家弟弟表白了,或许他应该拍着自家弟弟的肩膀开导开导,但是他却选择了逃避,在他听完夏子夜的话之后心中充满的情绪是……愧疚。他不知道自己在愧疚什么,但是不断有眼泪从眼中流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要向谁道歉,只是对着房间的空气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他从刚刚的话里听出来他是遗忘了什么,但他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他就这样呆坐了十多分钟,之后擦了擦眼泪,走出卧室去吃药了。
夏木秋端着水杯站在客房门前,犹豫了一下后敲了敲门,“子夜,我进来啦……”他这样说着,推开房门后才发现夏子夜倒在床上,连衣服都没有换,行李箱中的物品一半散落在床上,看样子是太累了所以收拾东西收拾到一半就睡着了。他叹了口气,放下水杯,帮夏子夜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将人挪到了床上,之后给他盖好被子后就退出了房间,跑去楼下看电视了。
夏子夜醒来的时候下面条刚刚开始黑,大概四五点钟的样子,他连忙坐起来,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身上还盖着被子,愣了一下,看着床头柜上的水杯,不由得笑了出来(哥哥果然很温柔呢)
坐在楼下沙发上看电视的夏木秋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笑着扭头看向夏子夜,说道:“子夜你快看这个,这个小品好好玩啊。”夏子夜走过去,在夏木秋面前站定,故作严肃的样子对着木秋说道:“你是不是看了一个下午啦,该停了吧。”“才不要,蠢弟弟你快闪开。”夏木秋左右晃了晃,“我又不像你一样视力不好,我可是哥哥,你要听我的。”夏子夜无语的看着自家哥哥卖萌犯蠢,一把抢过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我那是轻度散光,行啦,快去洗澡,我去做饭。”他看着木秋,“晚上做糖醋鱼怎么样?有别的想吃的么?”夏木秋摇了摇头,跑去楼上洗澡去了,虽说一楼也能洗,但是夏木秋还是更喜欢二楼的浴缸。
夏子夜要进厨房做菜时刚好看到夏木秋拿着换洗的内衣走进了卫生间。
“哎!哥!”夏子夜想要叫住夏木秋的时候夏木秋已经把门关住了,他无奈的想扶额。(哥啊……我来的时候洗了个澡,用掉了浴袍,现在里面没有浴袍啊……你是打算只穿一条胖次出来的……)
夏子夜看着卫生间的门,再次叹了一口气(算了,等时间差不多了我去送一趟好了,一会去找找浴巾什么的好了……)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