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懶癌,日常写出来都是刀的甜党,大爱雷安,本质杂食,幼儿园文笔,文很烂,图也很烂,珍惜每一个小红手和小蓝心(好像写反了)感激您的喜爱

强制失忆05

吃完饭被夏子夜要求给手机开机的夏木秋从床上找了半天找到了手机,之后便随手放到了餐桌上,说着“既然你做饭了那就由我来刷碗好了”走进了厨房,将夏子夜推了出来。
“总攻大人,那个诱受又来勾引你了。总攻大人,那个诱受又来勾引你了……”刚开机没有几分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站在厨房里刷锅的夏木秋喊了一声“蠢弟弟,帮我接一下电话。”
“好好。”夏子夜先写拿起了手机,“这什么手机铃声啊,让我看看是谁……”当他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备注时不由得噤了声。
(最爱的人……么,真是肉麻啊……)
猛地按下挂断键,夏子夜黑着脸将这个电话从夏木秋的通讯录里删除,刷好锅从厨房走出来的夏木秋正好看到了夏子夜的动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不但...

强制失忆04

挂掉电话的夏木秋晃了晃头,将刚刚从夏子夜那里听来的话全都晃完了之后仰面躺倒在了床上。他关掉卧室的灯,静静地望着天花板,屋中因为拉着窗帘所以显得十分昏暗,只有手机屏幕投出来的一点亮光,夏木秋盯着手机看了两秒后十分果断的将手机关了机,并往身边一丢,拉过来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半晌才想起来要换睡衣。
(唉,都怪蠢弟弟,害得我连睡衣都忘了换。)他这样想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他的夜视能力并不好,只好伸手摸了摸床头,将一盏小夜灯打开。柔和的光线使屋中看起来暖暖的。换好衣服后,他便关了灯再次将自己裹成了蚕蛹。夏木秋在床上以蚕蛹的形状滚来滚去,一边滚还一边想事情。(所以说……我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啊?XMY又是谁呢...

强制失忆03

“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电话那边的语气有些颤抖。
“……很抱歉,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啊……我,我不认识名称缩写是XMY的人啊。”夏木秋揉着太阳穴说道,“嗯……你是不是打错了?还是我的备注错了?虽然我在手机上的备注是‘最爱的人’可我实际上完全不认识你,不但不知道你是谁,而且……而且我,我喜欢的是女生……啊……”
(啊啊……说完时心脏为什么会莫名的痛了一下呢……)
电话那段沉默着听完了夏木秋的话,许久没有出声,正在夏木秋打算和对方说一声之后挂掉电话的时候,电话那端的人却突然开口了。
“这样啊……很抱歉打扰你了,不过,咱们是认识的,我估计在再次见面的时候让你重新记起来的!”这人说完之后道了句再...

强制失忆02

夏木秋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卧室中一片昏暗,他翻了个身从身上摸出来手机,屏幕的亮光像黑暗中的一团萤火,虽然不是很亮但夏木秋也眯了眯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告诉他一件事——他该吃晚饭了。
夏木秋不情不愿的从床上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到厨房,拉开了冰箱门才想起来家里已经没有可以吃的东西了,两瓶酸梅汁在冰箱里静静的躺着。他关上冰箱门,开始纠结是订外卖好还是自己出门好后,(出去的话……倒是可以顺路去一趟超市买些东西回来……)他这么想着,便果断的走回卧室拿了钱包,下楼换了鞋锁好门出征了。
(去吃什么呢……米线?或者去小吃街?还是……)一边这样想一边低头走路的夏木秋突然发现自己走到了一家咖啡店门前,这家咖啡店的...

强制失忆01

“唔……”一丝微弱的声音在空荡的病房中格外的响亮,单人间的病房中,床上躺着的人缓缓转醒,他缓慢的起身,呆坐在床上,环顾四周。
(这里是……医院?我为什么在这里……生病么?)
他低头看着自己,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病号服,本来的衣服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床头。
“吱……”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他抬头看向门口,一个穿着白色卫衣和及膝蓝裙的,有着一头酒红色头发的女生走进了病房中。
(她是……谁?)
在他还在疑惑的时候,女生已经走到了床前,她一屁股坐到了床上,盯着他连珠炮似的开口道:“混蛋,你还知道醒啊!本小姐还以为你要睡死过去呢,或者睡百八十年,不就是做了个手术么,居然睡了一整天!你也很厉害啊,你把本小姐的成人礼睡过去...

《强制失忆》引

说在前面:小学生文笔,毫无自信,是原耽,不喜勿入……如果人物名字与现实有重合纯属巧合,高三酝酿了一高三也没写完的文。不强求喜欢,但是如果和看官的胃口,谢谢欣赏(土下座)不知道自己在说啥(日常石乐志.JPG)
      “呐,阿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做出这个决定前和家里商量过了么?”一个女生现在医院门口问道,被唤作阿秋的男生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便又进了医院,女生见状只好跟了上去。全息投影的引导者带领着他挂了号,这时,一直默默跟在男生身后的女生扯了扯男生的衣角,又开口道:“你确定么……现在要放弃还来得及的。”男生看了看手中的挂号单上大大的强制失忆...

©白芷轩 | Powered by LOFTER